快速导航×

助孕乌克兰INT医院:第一个胚胎转运成功案例2020-03-31 07:11:31203

客户简况:

男:林先生 53岁 精子数量和质量一般

女:陈女士 38岁 AMH1.6

捐卵第三方助孕

和个人中介去彼奥后十个月没启动,转移胚胎至乌克兰INT医院一次成功

这对客户我印象很深刻,是2018年国庆联系的我,当时我们在电话里沟通得很好,他们很快就把各自的体检报告发给我,我们团队翻译后分别发给ILAYA、彼奥、IPF、INT还有瑞德五家医院去审核,林先生自己明确的意向,如果妻子自卵不成功就马上转捐,陈女士明面上同意,但私下发微信给我让我给她多争取一次自卵的机会,而且他们说自己的经济情况不是很好,助孕是无奈之举,他们看中了彼奥医院的优惠和豪华环境,不顾我的劝说非要去彼奥,那时候彼奥医院和我们公司沟通的效率已经很低,我们在内部已经达成共识,如非必要是不推荐彼奥医院的,除非客户自己强烈要去。

他们夫妻的身体情况不是很好,丈夫年龄较高,妻子左右两侧分别只有4和6个卵泡,彼奥的医生不同意给予两次自卵的机会,在密切沟通三个月后,这夫妻二人仿佛消失一般,微信不回消息,致电不是表示正在忙就是拒接,长期的经验告诉我,他们应该是和别的代理去了乌克兰。

助孕乌克兰INT医院:第一个胚胎转运成功案例(图1)

果不其然在一月的某一天,我看到林先生发了个在基辅的朋友圈,还有彼奥的照片,我微信他们夫妻的群,问道:“你们去乌克兰了?”

陈女士这次直接回复:“抱歉!我们遇到了一个朋友,推荐我们去彼奥医院,还返佣3000欧元”

“哦,祝你们一切顺利,有需要帮助的也可以和我说”发完最后一条消息后,我删除了对话框。又是一组被个人返佣诱惑走的客户,个人中介不靠谱业内众所周知,但总有一些人不需要服务,就是喜欢低价。老板开会的时候,也明确表示,对助孕这回事,喜欢讨价还价,或要求返佣的都不是我们需要的客户。

时间很快到了19年11月,我已经忘了这对夫妻,突然有一天,陈先生发来微信:您好,我一直关注你的朋友圈,我们后悔去彼奥了,当初选你们就好了......经过快一个小时的微信长谈,了解到他们去彼奥医院自卵失败后,已经快10个月没有启动捐卵移植,其实不仅仅是他们,我负责的客户也有很多对夫妻陷入彼奥的阻滞中。陈先生看到我朋友圈发布的乌克兰INT医院能接收彼奥胚胎的套餐,希望我们公司帮他把剩余的7个胚胎转运到INT进行移植。(INT医院承诺4个月内安排代妈移植)

这次他们夫妻来到公司和我面签的协议,总价3.3万欧的套餐。我打趣问道:之前因为三千欧和个人中介走了,这次下血本再签一个3.3万欧的协议,不心疼吗?陈女士坦言,这次我们找了亲戚借了18万,无论如何都要抱回一个宝宝。我吓出一身冷汗,顿感压力倍增。好在医院,大年初三消息传来医院,他们移植的两个男胚,有一个顺利着床,不出意外的话,他们将在2020年9月前往乌克兰接回他们的孩子,希望他们一切顺利!

助孕乌克兰INT医院:第一个胚胎转运成功案例(图2)

后续:作为辅助生殖从业者,我真心不希望客户破釜沉舟,倾家荡产借债去要个孩子,医疗没有百分百,有余力尽人事,知天命就好!